快捷搜索:  

我的科学观︱罗翔:我们并不拥有洞穴以外的知识

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。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·不宜对科学持进步主义的执念。科学并不必然促进人类德性的提升。
·我们并不拥有洞穴以外的知识。但或许,我们可以指望科学帮我们转过身来,走出洞穴的傲慢与偏见。

和很多人一样,我小时候写过一篇叫做“我的梦想”的作文;也和很多人一样,我写的是科学家。当然,人的梦想经常变化,每天我都会做很多稀奇古怪的梦。
长大后,我成了一名法学教师,似乎远离了少年时的梦想。
法律是一门科学吗?这取决于对科学的定义。只是面对宏大的概念,我们总是似懂非懂,一如奥古斯丁关于时间的论断:你不问我,我还知道,你若问我,我便茫然无知。
字典上说:科学是一种反映自然、社会、思维等的客观规律的分科的知识体系。按照这个定义,社会科学也是科学的一种,而法律自然是社会科学的一种。这样看来,我离儿时的梦又不太远。
法律是一种悖论性的知识,它一方面要维护社会秩序,另一方面又要限制维护社会秩序的力量本身,防止它们异化为对社会秩序的破坏性力量。这种知识是基于对人性幽暗的经验性认识。
也许,所有的科学都具有这种悖论性——悖论性本身提醒我们理性的有限,避免自负与独断。科学只是一种经验性知识,它不可能获得一种百分之百的独断性确知。我们认识的领域越多,我们就明白所不了解领域还更多。
很多人认为科学是价值中立的,因此科学的发展是不应该受到限制的。但是,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内心依然存在幽暗的成分,一个人并不会因为其所从事的崇高职业而变得崇高与良善,所有所谓的价值中立都会因为人性的缘故会变成一种价值选择。
因此,不宜对科学持进步主义的执念。科学并不必然促进人类德性的提升。氢氰酸是一种科学技术,能够瞬间杀人于无形,但是这种所谓的中立技术可能导致并不中立的后果,更谈不上德性的进步。
所以,圣雄甘地提醒我们,在足以毁灭人类的七种东西里,有一种是没有是非的知识,还有一种是没有人性的科学。
赫拉克利特说万物皆流变,唯一不变的就是万物皆变化。但巴门尼德认为变化只是一种幻觉,如果某物确实存在,它就不可能发生变化。柏拉图试图在两种立场中寻找折衷,他认为物质的现象世界是变化的,但是理念世界是不变的。
也许,科学终究不能超脱变与不变的张力,而只能在变化中寻找不变,在不变中发现变化。在接受诺贝尔奖的致辞中,哈耶克直言不讳地说道:“在人类科学中,表面上最科学的方法常常是最不科学的,不仅如此……在这些领域里,我们能够指望科学达到的程度都是有限的。”
我们并不拥有洞穴以外的知识。但或许,我们可以指望科学帮我们转过身来,走出洞穴的傲慢与偏见。直到今天,这仍然是我的梦想。
(作者罗翔,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) 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 责任编辑:吴跃伟 图片编辑:胡梦埼 校对: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:021-962866   澎湃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要举报 关键词 >> 罗翔,我的科学观
罗翔,我的科学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366人留言! 共有:366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